“虚拟人”将启公测我的女友真能是机器人?

  微软小冰团队日前宣布,将于1月22日分批启动Avatar Framework的小规模公开测试。如果测试顺利,将于2020年春季正式公开发布全新的Avatar Framework for everyone版本。这意味着,微软小冰可按照每个用户的需求,为他们定制化地创造各种类型的人工智能虚拟人类。

  而在年初举行的一年一度的“电子科技界春晚”——2020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(CES 2020)上,三星旗下创新实验室STAR Labs,也首次对外展示了独立开发的作品——Neon。Neon是一个“虚拟人”,研发者称,该项目主要目的是打造一个逼真的虚拟人类,可以显示非常详细的表情和手势,可应用在娱乐、接待员、向导等方面。

  如果换一个语境,我们并不陌生。早在1982年的电影《银翼杀手》中,地球文明已经造出了逼真的虚拟人,和人类拥有完全相同的智能和感觉。在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中,人类对人工智能发展到极致的想象,无外乎创造出一个“人”,“他”会有人类一样的实体外貌,更重要的是,“他”会和人类一样思考,甚至,能悄无声息地混进人群。

  英剧《黑镜》第二季中就讲了一个《马上回来》的故事:一场车祸夺走了玛莎的男友艾什的生命,在思念中,玛莎用艾什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信息塑造了一个人工智能的“虚拟艾什”。一开始,玛莎只能在手机上听到“艾什”的声音,后来,借助实体机器人,“艾什”真的回来了,甚至由于人工智能具有不断自我学习和迭代的能力,“艾什”越来越趋近一个完美男友……

  2019年9月,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接到了一个请求,一位来自上海的母亲,年仅14岁的独生女儿患病离世,母亲希望能把女儿做成“AI”,用另外一种方式和“她”在一起。科学家们接受了这位母亲的求助,花了3个月时间,合成了一段女儿的语音。这段语音提取了女儿的音色,朗读了一篇女儿生前写的作文。

  这不是虚拟人第一次出现在新闻报道中,但是最接近“人”的一次。从目前的研发方向来看,虚拟人除了替代人类从事一些重复性劳动之外,陪伴是最重要的功能之一。微软小冰团队的虚拟人,功能将覆盖陪伴、情感交流、智能助手、内容创造等各种类别,而1月22日第一批启动的测试目标就是情感陪伴型,产品限定为女性恋人,更多批次将在今后数周内依次推出。

  这样的故事就更多了,《我的女友是机器人》《Her》《人工智能》……一定程度上堪称“完美”的虚拟人,真的能给人带来慰藉?尤瓦尔·赫拉利在其著作《未来简史》中说,生物只是算法,生命是不断处理数据的过程。既然人类是不同算法的组合,那么算法是否可以反过来塑造生命呢?

  赫拉利的说法有些超前,现实中,人工智能尚未发展到此程度。“AI女儿”面临素材不足等技术难题,目前只能合成简单的语音,离一个“人”还相去甚远。最关键的是,当妈妈问出一个问题,“AI女儿”是否能够以女儿的认知水平和价值观来回答,存在很大的不可控。而据现场观众表示,三星的Neon相对是静态的,除了响应处理程序的请求时才会出现一些表情,与人的互动程度还太低。

  虚拟人的时代并不会那么快到来。不过一个有意思的设定是,在测试阶段,微软小冰团队将每个虚拟人的“生命”设置为168个小时。测试结束后,这些虚拟人的生命将被终结,但与用户的交互记忆可被保留,如用户需要,也有望“复活”。看来,虚拟人至少有一点已经比人类进步了,那就是“他”可以“永生”。

  微软小冰团队表示,创造一个在亿万人之中只属于你的“人”——将很快成为任何人都可实现的未来。而在《黑镜》那集故事的最后,玛莎最终把“虚拟艾什”安置到了阁楼上,走向了新的生活。